山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橘莘小说www.ausku.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五天!最迟五天!!否则布朗小姐一定会送你下地狱的!”

闻玉白走进教堂时,身后的牧师们还在做着声嘶力竭的控诉。他有些烦躁地皱起眉,表情沉了下去。

作为一个外乡人,闻玉白对大陆这口口相传的鬼神之说,自然是毫无兴趣、半点儿不信。但这不代表他的时间很宽裕。

但是这五天时间,如果自己没能拿出点成果,怕不是这群牧师会联合闻风清一道,给自己尝点儿苦头了。

闻玉白烦躁地摸了摸口笼的边缘,有那么一瞬间,脑子里闪现出闻风清那张阴仄晦气的脸,手指节的尽头险些控制不住露出了黑色的兽爪。

下一秒,他又强迫自己平复下来——不要随便发疯,否则就真的跟笼子里的动物没有区别了。

踏进教堂的长廊时,闻玉白脸上的烦躁、暴戾、阴冷都统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一副平淡、冷漠的置身事外。

他看了一眼星星点点分布着人群的教堂,没有去找莫里斯神父,而是抬眼看向一旁的警员:“带来了吗?”

警员立刻站直:“带来了!”

说罢,立刻小跑着从后门离开,片刻之后,牵来了一只身材佝偻、兽面人身的猎犬——这才是大多数猎犬该有的样子,丑陋、愚笨、畸形,长相随机融合着犬类和人类的特征,智力却普遍只比普通犬类稍稍高出一点。

因此,像闻玉白和闻长生这样的,真的堪称天花板级别的极品。

闻玉白看了那猎犬一眼,目光中没有任何一丝波动,只是很顺手地就接过了警员手中的牵引绳。

一只猎犬牵着另一只猎犬,这画面怎么看都多少有些诡异,但警员又忍不住想,如果把这位闻长官看成是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类,似乎一切都变得和谐多了。

此时,猎犬被闻玉白牵在手里,抬眼望着那跟自己相像又完全不一样的“人”。连一旁的警员都看得出来,猎犬很希望这位临时主人能摸摸他的脑袋,但闻玉白却十分决绝地过滤掉了它眼中的乞求,俯身给它闻了闻奎尔的遗物,继而发令道:“开始吧。”

闻玉白主动屏蔽了自己的嗅觉,这段时间里,他连进食都寡然无味。但这并不会对工作进度造成什么影响——闻东西而已,随随便便一条猎犬都能做得到。

很快,这只从埃城警署临时抽调来的猎犬,就领着闻玉白来到了侧面的钟楼,在最门口最显眼处的一间屋子前坐下。

闻玉白刚握上门把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匆匆忙忙的声音:“长官,那是杰克的房间,他现在应该还病着……”

转过身,慌忙赶来的是一脸憔悴的莫里斯神父。闻玉白搭在门把上的手并没有松开,只是问:“杰克·福德?”

“对。”莫里斯神父说,“早上他碰巧看见……当场就吓得晕倒了。”

杰克·福德就是现场的另一个目击者。闻玉白点点头,没有再理会莫里斯的阻拦,直接拧起把手——“咔哒”一声,门并没有打开,而是在里面反锁了。

大约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气若游丝的问话:“……谁啊?”

闻玉白懒得多说一句废话,只命令道:“开门。”

莫里斯神父有些为难,好半天才凑过去,隔着门道:“杰克,是警督来了,问两句话就走。”

听到莫里斯神父的话,对面才缓慢地走过来。

“咔哒”。听到门锁解开,闻玉白没有客气,直接一把拉开门。对面被这没有防备的动作带得一个趔趄,差点儿直接栽了出去。

这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面色蜡黄难看,双目无神、眼球布满血丝,厚厚的黑眼圈挂在脸上,活一副死人模样——看样子是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闻玉白上下扫视他一眼,冷冷问:“病了还锁门?不怕死在里头?”

杰克·福德抬起他充血的眼睛,低声喃喃道:“我宁可病死,也不要被杀死。”

根据其他人的描述,杰克·福德自见了那现场以后,就总担心有人要害他,关窗锁门一条龙,除了莫里斯神父,别人怎么喊都喊不动。

闻玉白尚且不再追究锁门的事,而是牵着猎犬径直进了他的房间——乱得一塌糊涂。

闻玉白看着满屋子乱飞的衣物,忍不住皱起眉头。

看猎犬往床下钻,杰克·福德慢慢走过去,弯下腰,从床下掏出一件袍子,目光愣愣地问猎犬:“你找这个?”

猎犬摇摇尾巴,抬头看向闻玉白。

袍子展开的一瞬间,闻玉白眯起了眼——这是牧师平时工作时穿的衣服,看样子应该是杰克·福德的尺码,而那袍子展开的部分,正沾着一大片暗红色的血渍。

看猎犬的反应,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奎尔的血。

杰克·福德低头看着那衣服,好半天面色才苍白起来:“啊,原来丢这里了……我还没来得及洗。”

见闻玉白眼中的杀气越来越重,身后的莫里斯神父赶忙跟过来解释道:“今天早上杰克看到尸体之后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扶樱
【表面冰山实则温柔爹系哥哥x单纯娇气作精小美人,双天才设定,日常流团宠小甜文】被天才的父母兄妹包围,喻安安从小就知道,自己一点也不聪明,身体还不好,最适合乖乖被保护在家里,做一个幸福的小废物,每天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本以为自己只要安心躺平,没想到被忙碌的父母打包带上了娃综!自从上了节目后,喻安安每天都在哭。 新手父母做的饭太难吃了,好几样食材都是他的过敏原;在田里劳作一天,娇嫩的手脚都磨破了皮;为
都市 连载 39万字
慕朝游

慕朝游

黍宁
慕朝游第一次见到王道容的时候,她刚身穿到这个陌生的古代。鬼怪横行,命如飘烛。那时候的她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温润淡漠,光风霁月的世家子,到底是个怎样偏执而恐怖的疯子。是她这一辈子竭尽全力也想要逃开的囚笼。*她叫慕朝游,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朝游。自强不息穿越女女主X淡漠偏执贵公子微玄幻,很微很微,仅点缀接档预收1:《如何折辱清冷仙长》是女强取豪夺男。文案:褚子瑛是玉清观的剑阁首座,是整个东华界千年难得一出
都市 连载 24万字
第一次做人

第一次做人

雾十
顾临临上辈子是只猫。是一代权相顾非臣的猫,人人都说顾相弄权欺世、不近人情,早晚有天会不得好死。但只有顾临临知道,阿爹会在四下无人时,摸着它油光水滑的毛毛轻声说:“谁是阿爹最可爱的宝宝啊?是我们临临啊。”这辈子骤然变成人类幼崽,三头身,两脚兽,顾临临小朋友被吓的手足无措。下意识就用一双小肉手拽住了路过叔叔的西装裤腿,想要求救。结果一抬头才惊喜发现:是爸爸啊!无cp,人类幼崽文,主亲情向。爸爸就是上辈
都市 连载 15万字
清太子有额娘后

清太子有额娘后

鸦瞳
预收《为耶耶李世民吃出大美江山》、《抱到卷王嫡姐的大腿后》、《北宋第一女厨》胤礽生来早慧。五岁生辰那夜,他一梦惊觉两件事:一,最疼他的皇额娘,是为了他续命重生的;二,管东管西的汗阿玛,日后竟不要他了。缺失前世大部分记忆,却有一脑门奇怪知识的小胤礽吸了吸鼻子。哼,有额娘疼的孩子是块宝。只要额娘在,阿玛算什么!他一骨碌翻身爬起来,踩着康熙的肚子,挤进赫舍里怀中,悄声道:“额凉别怕,保成这次一定保护你。
都市 连载 17万字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猫铃
【6.25入v~预收:《转生成五条的无能妹妹》】本文文案:某天,教师悟上街填了一份调查问卷【请问您年近三十还是魔法师预备役吗?】【是】【请问您直到现在都没有稳固的恋人吗?】【…是】【请问您预估您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孤独终老并且生儿育女遥遥无期吗?】【是……吧】【那么您的人生还真是悲惨呢。】五条:?他真的会揍人。然而,填完这份调查问卷后,当晚,他便捡到了一只白给的幼崽后来——众:听说你有女儿了?教师
都市 连载 15万字
贫僧与她

贫僧与她

绿药
·【为她由佛步尘,也为她堕魔】【圣父僧帝×心机祸水】先帝临终前终于将幼年走丢的太子找回来了。可太子已遁入空门,从里到外四大皆空。纵使太后将各色美人塞满六宫,新帝仍毫不心动,还要遣散后宫!这可把太后急坏了,她咬咬牙,将九域十二国第一祸水莹姬抢进了宫中……莹姬第一次见到空梵,那一天是白露。他合目憩于菩提树下,枕着冗繁俗世奏折,袈裟浸着一层水珠。他睁开眼睛澄明而望唤一声施主,声线染着晨曦薄雾。她忽然想问
都市 连载 8万字